宝贝疙瘩(小金刀)

杂。

听说你知道月落乌啼霜满天的下一句???

私。
云梦双杰。
最后微微微微微微柳澄。









月上柳梢头。

江澄倚在窗边,丝毫没有睡意。明天还有大大小小一堆事要去处理,可他却如何都闭不上眼。
1
失眠。

要说以前,他是怎么都不会和这俩字扯上关系的。但那也只是以前了。

很久以前。

每日打浑嬉闹都要把全身的劲给用个干净的。来一碗莲藕排骨汤,头沾忱头就能睡着。

咳,更正一下,如果魏无羡不讲话的话,他头沾枕头就能睡着。

明明就数他玩的最欢,闹的最凶,晚上却还有精力耍嘴皮子再讲上一个时辰的话。

“江澄你说……”
“要不……”
“诶,明天……”

每次都被吵,却总有下一次。

自己只管有一出没一出的应着,时不时“嗯”“哦”两声。可魏无羡的话匣子打开了是很难关上的。

等他自己说累了,还要再怨上一句:都怪你老是和我讲话,都亥时了!

江澄很想揍他。但又真心觉得魏无羡能闭嘴真是太好了。

——关于明天最多的打算是玩,从不烦恼以后要如何如何。

那种日子可真好啊。

偶尔……好吧是经常。他会和魏无羡翻墙溜出去。附近有许多卖吃食的摊子,他们两个就沿着这些摊子一路走,一路吃。直到有些微撑,再翻墙回去。

回去等着他们的总是江厌离的笑和香味四溢的莲藕排骨汤。虽说已经吃了很多东西,可他们还是会把汤喝的一干二净。

魏无羡是最喜欢吃的。他的口味重的吓人,每次都辣的江澄想骂人。

汤的滋味可真好啊。如果能再喝一次的话……





江澄揉了揉太阳穴。果然,一想到和魏无羡有关的,他就头疼。还是想点别的……



莲花坞重修后大了许多,建的比以前更好了。但江澄还是喜欢以前的莲花坞。周边总是停着那么多的船,来来往往的。

现在少了许多。但总觉得只要还有船停在那里,有些事便会被泊住,不被冲散。

怀念极了——

一群一起插科打诨的师兄弟,他的爹娘和阿姐。

姑苏蓝氏的云深不知处毁成那般,都可以重修的与往日无异,莲花坞要重现从前那般又怎会是问题?

只是人不在了,再怎么建,都不是他心中所念。

故人既已不在,又何必让自己夜长梦多。

十三年里,时时穿行,江澄也会倍感无力。那么大的校场,上空却再不会飞着纸鸢了。

会时不时想起他的爹娘,会时不时想起阿姐离开的那个晚上……会格外的难以呼吸,像有什么在挤压着胸腔,揉捏着心脏。

格外的疼,疼的眼眶发红。

但眼泪从不曾流出。他不要做懦弱的那个。

魏无羡食言了,但他还要撑起江家,将一些东西背起来……





怎么又转到魏无羡身上了?江澄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想点别的,想点别的……


自从成了金小家主,金凌来莲花坞的日子就越来越少了。

皮是皮了点,还不怎么听话。可如今这世上他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不让人省心的侄子了。

吵着,骂着,还要疼着。

嗯,虽说是不怎么来莲花坞了,倒是有空三天两头的往蓝家跑。

江澄很奇怪,蓝家到底有什么好的?一个个都被勾了魂似的。

当然,蓝家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知道他们江家的白菜好。

怎么还有点骄傲?

怎么有种孤寡老人的感觉?

江澄快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神孤寡老人。哼,他也不是没人陪。

前些天隔壁山头姓柳的还请他去喝酒呢。

虽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江澄也并不排斥,挺像和他喝一杯的。


完了完了。越想越睡不着。怎么这夜这么长呢?江澄关上窗子,决定还是滚回床上,万一头沾枕头一不小心睡着了呢。

一丝带着凉意的风突袭江澄,激起一个冷颤。

“莲花坞的晚上,什么时候也冷了呢?”

早已是夜深人静,连个鸟叫都没有,更没人睡意昏沉的回他一个“嗯”。

熄灯。江澄摸回床上。明天还有大大小小一堆事等着他处理呢。

头沾枕头竟真有了几分困意。

好了好了。晚安。














🌚🌚🌚
很早之前码的字了。
也是被我突然翻出来。
各位看官不嫌弃就好。
还有就是,一如既往标题和内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晓薛]和bb kiss

晓薛的一个父子play。  烂梗。  ooc慎入。
开学前的一个小甜饼,欢迎来吃。

01

“其实……男孩子都会有这么一次的……青春期嘛……”

晓星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来给自己的儿子上关于“青春期第一次”的课。

或者说,他才刚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

薛洋以后能不能健康成长就看这一次了,作为一个父亲,他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其实你没必要觉得尴尬什么的……我……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男孩子嘛……这很正常……”

薛洋看着自己的父亲,自己根本没说什么好吗?反倒是他,脸都红了。

也是,对于一个脸皮特薄,一向色即是空和自从养儿子开始就没什么性生活的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来说,和自己十六岁的儿子讲这些是有些尴尬。

薛洋可不觉得尴尬。

看着自己父亲害羞还有点窘迫的样子,真是太有意思了。

呵,三十多岁老男人啊。

薛洋眯了眼。

想和他睡。

02

薛洋喜欢自己的父亲。

虽然所谓父子,但并不是亲生,薛洋是晓星尘捡来的——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

小时候,晓星尘喜欢给薛洋讲童话故事。薛洋才不喜欢那粉红色泡泡般的童话故事,但他喜欢晓星尘的声音,也喜欢自己睡着时晓星尘落他在额头的吻。

长大后,晓星尘喜欢给薛洋讲薛洋小时候的事。故事无非是薛洋小时候有多可爱,多么让人喜欢。薛洋其实也不喜欢那些故事。但他喜欢晓星尘讲到自己时温柔宠溺的表情。

这时薛洋会耍赖似的撅起嘴问晓星尘:你是更喜欢我现在还是更喜欢我小时候?

晓星尘笑道:只要是阿洋,我都喜欢。

薛洋也喜欢晓星尘笑起时的样子。

他眼里亮晶晶的。

03

晓星尘脸特别薄。

稍微调戏一下都会红到耳尖。

就是这样一个特别懂得羞耻的男人有时候也会搞的薛洋很害羞。

比如前面那句:只要是阿洋,我都喜欢。

一般人哪能若无其事的说出口呢?但是晓星尘可以说的面不改色,甚至撩的人心肝颤。

薛洋有时候会偷袭晓星尘——悄咪咪的亲他一口。

晓星尘发现会特别宠溺的一笑然后揉揉薛洋的头:“阿洋想亲我的话,不用这样的。”然后撩起薛洋的刘海,将自己的唇印上去:“这样就好。”

薛洋感觉自己的血在倒流。

他真好,想和他睡。

04

晓星尘不近色。

特别是捡到薛洋之后。

他觉得自己有儿子就够了,女朋友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他之前还是有想过给薛洋找个妈,但在薛洋的眼泪和小奶音攻势下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晓星尘不敢想象薛洋有了女朋友会怎样,对他来说,这太残酷了。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那简直是在要晓星尘的命。

如果晓星尘有个女朋友那也是在要薛洋的命。

薛洋小时候因为这个哭过。

晓星尘并不知道。

05

薛洋其实并不怎么叫晓星尘爸爸。

因为晓星尘一直清心寡欲的像个修道的,薛洋叫晓星尘:道长。

“道长~今天要不要一起洗澡~”

薛洋撩他。

晓星尘俯身刮一下薛洋的鼻子,宠溺道:“阿洋想的话,那就一起洗。”

薛洋咽了咽口水。

两个人最后还是分开洗的,薛洋担心洗出事。

事实上,他的担心是有必要的。

薛洋是晓星尘控制力的一个低谷。

坦诚相见难免一个不小心。

06

薛洋其实一直以为自己是上面那个。

但他做的梦告诉他:你做梦。

第二天早晨洗胖次时都带着思思哀怨。

晓星尘不会知道薛洋不理自已的原因是因为薛洋梦里的他太粗暴,弄痛他了。晓星尘还因为自己误打误撞戳破少年“青春期第一次”而痛心疾首。

他以为自己儿子脸太薄了,被戳破不好意思。

其实他以为的事情很多。

当然,这都是他以为。

他以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天真可爱,事实上他的宝贝儿子整天想和他睡。

嗯哼。

07

“阿洋,阿洋。”

晓星尘把薛洋从神游中拉回来。

看着薛洋有点懵的小表情,晓星尘失笑。你说自家儿子怎么这么可爱呢?

“阿洋在想什么呢?”

晓星尘半蹲在薛洋面前,伸手轻轻捏了捏薛洋的脸。又是一番感叹,他儿子皮肤真好。

“在想你。”

薛洋握住晓星尘的手,抬眼冲他一笑露出两颗虎牙。

——爸爸,亲我一下吧。

















🌚🌚🌚
开学前的最后一更。
觉得自己越写越差……
之前更得几篇文想再改改……审视自己觉得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删文致歉。
我写的那么差却一直有人喜欢真的很开心。
我想我会继续努力的。
给各位看官比心心❤❤❤






















[晓薛]论胡同小霸王是如何搞上警局一枝花的!!!

小混混洋x警官道长
呵,你以为只有小星星是警局一枝fa吗!!!???
告诉你,我们老大薛洋也可是胡同口一直fa的!!!
江湖人称“义城小辣椒”!!!
怕了吧!!!
(溜了,溜了)

放文:
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哎,听说了吗!!!胡同口小(yi)霸(枝)王(花)薛洋进局里了!!!!!!”

  “早知道了!!!据说带着一百多人围殴一个卖米酒的大爷!非说人家的米酒不甜!还掀了人家的摊子!!!”

  “真是可恶至极!!任着那薛洋为非作歹这么久,总算有人来收了他了!!!”

  “那可不!这位新来的晓星尘局长才不管那薛洋背后是有什么黑恶势力撑腰呢!见他闹事,直接把他逮了!”

  “哈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天道好轮回啊!!!!!”

  “…………”

  “…………”

  薛洋坐在局里的椅子上,手被铐住,怒目对着一边悠闲喝茶的晓星尘,全然不知他掀卖米酒大爷摊子的‘丰功伟事’早已在外面穿的沸沸扬扬。

  “晓星尘,你给我等着!”

  薛洋摆出一副凶相。说是凶相,这皱着眉,咧着嘴的样子……凶?倒像是一只故扮凶相的小奶狗。
  薛洋虽是恶人,但没有一张恶人脸,眉目之间尽是少年之气。尤其那两颗虎牙,使他看上去多了几份未脱的稚气。

   “你掀了卖米酒大爷的摊子,还带着人闹事,我抓你,有何不该?”

  晓星尘是这一片新来的局长,据小道消息,晓星尘乃是某有钱人家的少爷,放着金钱不花,美女不拥,豪宅不住,来这除暴安良。

  晓星尘人如其名自带仙气,长的甚是好看。看过他的人脑子里大概都会出现这四个字:
     贼鸡(儿)好看。

  与薛洋少年般的容貌不同 晓星尘的好看是另一种:仿佛不谙世事的翩翩君子,看一眼都让人感觉春风拂面。

  “呵,你以为你是超级英雄?来这除暴安良来了???”

  “我来这为的就是除暴安良。”

  薛洋一怔,接着是贼鬼畜的一段笑声。笑声可以说是天绝地灭,十分动人(个鬼)。

  “晓星尘局长哈哈哈哈哈我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么中二的台词!!!谢谢你的笑话,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薛洋停住笑声:“还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

  晓星尘走到薛洋面前,俯身,在靠近薛洋脸的一个位置,静止。

  看着晓星尘的眼睛,薛洋一时失神。

  “我之前就听过你的名号,后来知道你在这,我便来了。”

  ——这意思是专门为了铲除我这个恶霸喽~

  薛洋勾了勾嘴角:“原来局长是为我而来的啊~”

  “没错,为你、而来。”

  两人四目相对,目光交流间皆是火花闪烁。这场景……在旁人看来……实在是gay了点!

  “……局长,上头电话……”局里一胖子打破了这基情四射的场面:“说,说是要放了……放了他……”

  晓星尘起身,看了看胖子手里的电话,转头又扫了一眼薛洋。薛洋满眼戏谑的冲晓星尘挑眉一笑,尽是得意。

  看晓星尘没什么动静,那胖子又开口说道:“局,既然是上头的命令……就先服从了吧……毕竟,毕竟是上头的命令嘛……”

  晓星尘知道胖子是在好意提醒自己:薛洋有上面关系,自己刚来,怎么也要卖个面子。虽说放了薛洋有违本愿,但毕竟来日方长。

  “来吧道长~”薛洋将手举起。

  ‘咔——’晓星尘给他打开手铐,刚要起身是,就听的薛洋在他耳边:“来日方长,局长大人,我们走着瞧。”

  呼出的热气喷在晓星尘的耳朵上。晓星尘愣神几秒,反应过来时,薛洋已走出局门。

  “哎呦——这天真不错呀——”薛洋伸了个腰,活像只午后刚睡醒的猫。

  “看来在局里呆的挺开心的。”

  薛洋看了看来人:呵~金家的小矮子。

  “天都黑了,才把我弄出来。”

  金光瑶轻笑道:“有什么关系?反正天这么好~”

  “确实,都是星星。”

  “……?……”

  金光瑶抬头,只见一轮明月高挂。







—————————————————————————————
下篇预告:
义城小辣椒!呸!
胡同一枝花!呸呸呸!!!
总之洋洋和道长的第二次会面!!!
阿箐会出场!!!!